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我愛洪湖夏雨荷


這一年的六月,香港經常下雨,深圳也一樣。估不到踏入七月依然多雨,我們剛到洪湖已經開始煙雨濛濛。後來,雨愈來愈大。過了一會,黑雲走了,依然細雨紛紛。忽然,大雨又來,淅瀝淅瀝,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若不是有朋友帶路,我真不知這有一個荷花庭園,庭面栽種了不同種類的荷花。除了荷花,還有不少不同種類的睡蓮,荷花與睡蓮各有風采。

來到庭園,雨逐漸密,我們心覺得又開心又苦惱。雨來了,我們就可以拍攝雨中荷的美態,所以很開心,但庭園連一個亭子都沒有,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避一避雨,所以很苦惱。

我們倆人穿起雨衣,一邊撐著雨傘,一邊拿著相機拍攝。我覺得我們有點傻,但庭園,傻的不只是我們倆個,不同的雨傘,七彩繽紛,不停在荷花旁邊轉動。

後來,又我們轉去了池塘那邊,一邊影荷花,一邊找翠鳥。

我們得償所願,在三個不同位置都遇上了翠鳥。「捕捉」了翠鳥之後,我們又再沿著荷花池漫遊。忽然,遠處響起幾聲巨大的雷聲,我們連忙離開,趕往車站,乘車回家去。

我們剛上車不久,雨就嘩啦嘩啦的從天空傾倒下來。

《荷花詩》
輕紅與白任參差
一朵荷花一首詩
怎得芙渠傾絕色
風清雨過月明時




荷花與蓮葉上的水珠,水中的倒影,倒影旁邊的漣漪,池塘飄盪的花瓣,荷花上的豆娘,枯黃的蓮葉,浮在水面的蓮蓬,停在樹枝上的翠鳥……這一切都是雨中的浪漫。



《緣盡》
尋尋覓覓一場空,
刻骨銘心也是夢,
既是今生緣已盡,
輪迴路上別相逢。

《殘蓮》
乘興六月賞荷花
滿眼芙蓉褪芳華
一片殘蓮心事了
何妨把酒看落霞

(註:這指農曆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