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6日星期五

江西遊 - 婺源與一些路上風光

這一次隨團去遊江西,其中一個景點是婺源,然而,到達後才發覺不是去篁嶺,所以沒有看篁嶺晒秋。整天都是煙雨濛濛,導遊帶著二十個遊客怱怱忙忙在古村中間穿插。只要你慢了腳步,他的身形就會在你視線內消失。我只能靠著耳機傳來的聲音去辨別導遊是否仍然在我能找到的範圍之內。其實,這個情況已經在廬山發生。


洪村這條小村落似乎沒有什麼好看,但如果有多一丁點兒時間,相信能拍到一些好風景。不知因為是下著雨,還是行程的安排,導遊只在某一、兩個小院子裏面停下來講解講解。院子裡擺放了三、兩個小檔口,老檔主期待能賣出些貨物,幫補一下家計。貨品中以木梳最受遊客歡迎。
















離開佈滿徽派建築的村莊後,我們就前往「清風仙境」遊覽,也去了附近一個溶洞參觀。走入洞穴,眼前的景色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溶洞彷彿是由人工所做成。我勉勉強強用手機找幾個比較真實的「景色」來拍,好歹也來了一轉。洞內環境狹窄,空氣悶焗,有些地方已經做了酒窖。全程大家經常要彎著腰,低著頭前行,稍一不留神,就會像領隊中「頭獎」。幸好,溶洞不大,很快走完,當我們從洞穴另一邊走出,如釋重負。再往前走,更是豁然開朗。沿途經過都是田野,一路風光如畫。途中,見有一簡樸小屋,門前是個小桃林,清幽恬靜。不知春天的時候,桃花會否盛開?









江西這一行,還參觀了別的地方,南昌的秋水廣場,景德鎮的陶瓷廠與陶瓷博物館,還有滕王閣。真正的滕王閣早已在戰火中消失了。遊客所參觀的只是一座重新建造的閣樓。登上滕王閣,本可眺望戇江兩岸的風光,可惜四周都在霧霾之中。

在江西最後的一個早上,出發到滕王閣參觀之前,我放棄了享受早餐的時間,走到酒店附近的公園與河邊拍照。風有點冷,穿夠了衣服,感覺又很舒暢。寧靜的河邊,一群牛在吃草,幾隻鳥兒在草叢中跳躍,又有一些在風中輕飛迴旋,野草在風中擺動……走著走著,差點忘了回去,幸好設定的閙鐘依時響起。


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江西遊 - 廬山


差不多是兩個鐘的車程,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才到達山上。十一月的廬山,天氣已經很清涼。在山上的餐廳吃過午飯,就正式開始遊覽



如琴湖與湖心亭在煙雨中,若隱若現,除了一份寧靜,還多一點淒美。
冷雨勾在松樹的針葉上,引起我的興趣。原來,從松樹之間望過去,湖心亭會是這樣的美。
從如琴湖旁邊的石門走入「花徑」,看到的是另一種景緻。唐代詩人白居易被貶謫為江州司馬後,曾遊覽山,見景寫下了「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長恨春歸光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不過,當我走到桃花徑上,只見滿地都是紅、橙與黃的楓葉,一邊密密麻麻,一邊疏疏落落,還有一些堆積在樹椏之間。雨開始灑起來,人潮逐漸散去。








走出「花徑」,在如琴湖畔等候集合,我不禁又去看那夢一般的景色。

細雨紛飛之下,朝向錦繡谷出發。山路有點濕滑,幸好我帶上了行山扙。人走在山上,望出山外,只見一片白濛濛。群山在雲霧之間,時隱時見,那正如蘇軾所寫的詩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變幻莫測的雲霧,千變萬化的風光,令我很想多留一會。不過,旅行團的行程總是匆匆忙忙。站在山頂上的欄杆旁,只能稍看一回風景,拍幾張照片。
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另一個山峰,我回頭看,方知道剛才所身處的地方稱為「豬頭峰」。

「豬頭峰」山頂上的欄杆,掛上了數不清的同心鎖,深紅色的絲帶雖有點俗氣,卻又充滿中國喜慶色彩。
一路上雲霧繚繞,峻嶺、險峯、山谷在虛無縹緲之間,無法看得清楚。途經斷崖,偏偏沒有時間去拍一張照片。


雨灑過後,天邊透出一曙光線,柔柔的灑照在厚厚的雲霧之上。迷糊之間,我把雲霧當作冬日的白雪。
在「石松」的附近,聽一聽故事。最後,穿過「仙人洞」,我便從仙境返回俗世。

走到「含鄱口」的山上,又是另一番風景。雲霧如瀑布流瀉在山嶺之間,按下相機快門,畫面上出現無數個黑點,仔細看,才知那是群鳥飛散的景象。




這邊建有纜車站,因此風光有點被阻礙了。

在山上,走的路多,逗留的時間少,感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已接近黃昏,我準時在集合地點等候,卻發現敷衍了事的導遊早已經帶著團友走了,領隊催促我快點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