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

金秋九寨溝

聽說那裡是人間仙境。仙女一個不小心摔破了她的寶鏡,五彩的碎片,散落在四川的高山之上,嵌入幽谷森林之中,變成了百多個美麗的湖泊。



也聽說那裡是童話世界。秋天的時候,景色是最美,當秋風吹起,森林的樹葉紛紛換上絢麗的彩衣。


今年的深秋,我來到九寨溝,看到山上的樹林,五彩繽紛,秋葉如霞彩,紅與黃、橙與綠,高高低低,錯落有致,我就這樣跌入秋色的懷抱之內。



或許,已經過了九寨溝最美麗的時候,也錯過了九寨溝最扣人心弦的一刻。不過,遊人仍然很多。人潮湧湧都是趕過來看九寨溝的秋色。


何妨這夜夢還鄉,
九寨橋邊好乘涼,
叠瀑飛流從天瀉,
秋山水色勝花香。


也許我來得有點遲,所以看不到漫天紅葉翻飛。然而,湖邊的黃葉,深淺相間,濃淡適宜,都已經美得叫我醉倒。枯枝的靜美,更美的令人心碎。我唯有拜托落楓,送走我的傷感。

莫說美人遲暮,翠消紅減,在這個深秋的時候,我看到九寨溝的清艷。借用宋朝大學士蘇軾的詩句:「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又聽說:「九寨歸來不看水」。在九寨溝走了一天,的確看到了不一樣的水。這邊的湖泊綠得像翡翠,那邊的海子藍得像藍寶石。水明亮見底,枯木與石頭點綴了綠、豐富了藍。






五花海
五彩池


平湖若鏡,湖邊的景緻與水影,構成一幅幅生動的水彩畫。眼睛隨著攝影機轉動,鏡頭下的山光與倒影變出不同色彩的圖案,我彷彿正在看萬花筒。


水中的倒影,如幻似真。霎時之間,我忘了那是山光,那是水影。甚至乎,我覺得倒影在水中的秋光山色比真實的景象還多了一份驚艷。風輕輕吹過,吹縐了湖水,吹散了倒影,吹散了萬花筒的夢。


森林的湖泊,如果沒有了橋,再好看都顯得有點泠清。我徐徐走到長橋上,跟著遊人向前走,去看前面無限風光。這一刻,人在橋上看風景,又成了別人的風景。


一株參天的杉樹在「長海」前面,擋住了風景,覺得有點可恨。不過,我知道我不應恨.....世事又豈可盡如人意。


長海

淺灘上的奔流又如珍珠瀉了一地,在山坡上滾滾流動,水聲清脆。「珍珠灘」這個名字真是最貼切不過。滔滔奔流向前湧,來到崖邊.....



高崖上的奔流飛瀑,如從天而降,一瀉千里,以萬馬奔騰之勢,湧入河溪,捲起千堆浪花。急流直墮打在岩石上,水花飛濺,如珠似絲,輕飄飄的灑落遊人身上,正好為遠客洗滌塵埃。

珍珠灘瀑布
諾日朗瀑布

樹正瀑布

叠瀑的遊人特別多,大家都高舉手中的神仙棒,要把良辰美景留住。手指輕輕的按動一下,眼前光與影就變成一段段美好的回憶。我怕人多擠擁,只好轉身離開,走到另一處觀看。


在遠處看瀑布,雖少了一份氣勢,卻另有一番韻味。再走遠一點,遙遙遠望,如一幅水簾,柔細飄逸,我彷彿走進了一幅山水畫裡。
深山秋色至,碧水白浪爭,
嬝嬝輕煙處,繽紛九寨林。


還有遠山上,雲霧繚繞,輕煙飄渺,更添幾分詩意,難怪從前來過的人都說這裡是人間仙境。

2015年11月5日星期四

英法遊蹤 - 格林威治 (倫敦篇)



2015年8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坐上了倫敦的輕鐵,直奔格林威治。一提到格林威治,相信很多人都會想起英國「皇家天文台」那一條子午線。曾幾何時,格林威治的時間,是世界的標準時間。斗轉星移,正確來說是因為地球的自轉有點兒不規則與正在緩慢的减速,格林威治時間已經不再被作為世界的標準時間了。從前每天都聽到的格林威治時間的報導,也記不起從那一天開始沒有了。原來,時間也不是永恆.....

格林威治在倫敦中心的東部,泰晤士河的南岸。這裡的河水非常深,方便船舶往來,從前是英國的海軍重地。走進這一個歷史古城舊鎮,參觀了「國家海事博物館」、皇后的行宫、「卡蒂薩克」號和皇家天文台, 才發現洋、星體、時間、與英國皇室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卡蒂薩克」號是一艘快速機帆船,建於1869年,為蘇格人John Willis所擁有。


踏出「卡蒂薩克」(cutty sark)輕鐵站外,你便會看到一艘現存在世最古老的帆船。「卡蒂薩克」這個名字是取自蘇格蘭著名詩人羅伯特伯恩詩(Robert Burns)的一首詩。





1870年二月的首航,由船主約翰親自駕駛「卡蒂薩克」號遠航到當時清朝的中國收集茶葉,從倫敦出發經過好望角到達中國的上海。自此「卡蒂薩克」號便開始來往中國與英國,主要運輸茶葉。後來,約翰退出了茶葉貿易,經營由父親所建立的海運業務轉做羊毛運輸,航線亦由中國轉移去了澳洲。



1895年,「卡蒂薩克」號賣給了一間葡萄牙船公司,易名為費拿拉(Ferreira)。1822年再度易手與改名,不過很快又再被轉售,並重回復其英國身份與原來的名字。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卡蒂薩克」號也不再是遠洋船的王者。


「卡蒂薩克」號在變幻莫測的大海上飄泊了數十載,歷盡風浪,終於回到英國這個故鄉。1954年被送到格林威治,泊在泰晤士河的河畔,成為了一所博物館。

當年,船廠為了打造這艘巨大的快速帆貨船,因資金問題面臨破產而倒閉。

2007年「卡蒂薩克」號在裝修期間曾發生火災,
進行修復後直至今天。

因為我們到達「卡蒂薩克」號的時候,時間尚早,所以遊客不多。俊男美女化身海盜,友善跟遊人拍照。船上的展品與互動小遊戲,給遊客一個機會去體驗19世紀時期的航海生活。又有一個電子模擬遊戲,讓遊客嘗試駕駛航行。我試了好幾次,還是把船撞去冰山去。哎.....真是一額汗。參觀過後,才明白到作為一艘遠洋船的船長真是一點都不簡單。

船底下,開設了一間餐廳。
這些不同種族的人偶不知有些什麼含意呢?

由「卡蒂薩克」號前往「皇家天文台」途中,經過了「國家海事博物館」。雖然在我們原先的計劃中沒有這個行程,但既然來到,而且又是免費入場,我們便決定入內看看。據說這是世上最大的海事博物館,裡面的展覽品都是珍藏,而且內容十分豐富,要認真參觀,可得花上數個小時。走馬看花,都記不起看了些什麼,只知道大多是跟航海與時間有關。
國家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於1937年成立開始向公眾開放
博物館大樓建於1807年,曾經用作少年水手訓練學校。
館內存放著海洋、船舶、星體與時間收藏品,
這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英國海上歷史收藏。
Nelson's Ship in a bottle.


從「國家海事博物館」去「皇家天文台」會經過「格林威治公園」,也需要走一段山路。這兩天行色匆匆,今天好想放慢腳步,於是我們便在山腳下坐下來,提早吃個午餐。午餐後,我們拿出朱古力棒當甜品。忽然,從鐵網後的樹林跑來一隻小松鼠。

朱古力棒裡的花生香味吸引了小松鼠走到我們面前,誠惶誠恐的來討吃。趣緻的樣子,叫人難以拒絕。一時之間,小松鼠成為了遊人的焦點。


跟小松鼠道別後,便踏上通往「皇家天文台」的山路。從山坡俯瞰山下,看到一大片青草地上。草地上有些輕鬆寫意的遊人在曬太陽。座落於草地上那白色的「皇后之屋」(Queen's House),顯得特別清幽典雅。

古典的皇后之屋(Queen's House )始建於1616年,
由詹姆斯一世的妻子丹麥的安妮公主下令建造,
為英格蘭第一座帕拉第奧風格的建築物(Palladian architecture)。
如果有看過雷神2-黑暗世界,你或會有印象,
因為最後的打鬥場面就在比處取景。


二十年後,我重遊「皇家天文台」,遊人比從前更多。景物依舊,地上那條看似平平無奇的「子午線」,仍然吸引每一位遊客。拍照的姿勢,大同小異,大家無非都是想同時踏足地球的東面與西面。

其實,「皇家天文台」早已搬去了別處,留下來的建築群體成為了博物館。館內的一切展示了數百年前的科學家早已有著超凡的智慧,也顯出格林威治從前在英國皇室心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皇家天文台為英王查理二世於1675年時成立。

子午線庭院,當日排隊等候進入的人多十分多
地上的本初子午線,即0度經線。
24 小時才走完一圈的大鐘
弗拉姆斯蒂樓(Flamsteed House )與時間球(Time Ball)
紅色的時間球於1833年開始使用,是世上最早的公共時間信號,
每天為行駛在泰晤士河上的船隻與倫敦市民報導時間。
每一天的12時55分(1255hrs),
時間球會升上桅杆的中間,
在12時58分(1238hrs)便升到頂部,
到了正午一點鐘( 1300hrs),時間球跳回底部。

弗拉姆斯蒂樓內的古老天文望遠鏡

弗拉姆斯蒂樓旁邊有一間小屋,
掀起黑布走進裡面,
你會看到格林威治與泰晤士河一帶,
包括國家海事博物館與皇家海軍學校的即時活動。
在天文台的山上可眺望到千禧巨蛋(The Millennium Dome)

臨別格林威治,順道參觀了扇博物館。
博物館收費也不平宜,但手找倫敦通行証就可免費入場。

一個小小的博物館也收藏了不少的古老扇子。



下午,離開格林威治前往倫敦,打開精彩的另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