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4日星期一

那晚我在紅色小巴上






最近,電影「那夜凌晨 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備受注目,令我想起從前有一段日子,我常在晚間從深水埗乘坐紅色小巴返回家。






1989年的某個晚上,我跟朋友分手後,便獨自搭車回家。天氣有點寒冷,我看看手錶已過了十點半,那一刻深水埗仍然很熱鬧,不過人潮逐漸散去。我捨棄不搭地鐵,選擇乘坐紅色小巴返回粉嶺的家,因為我喜歡坐在小巴上,看風景往後退的感覺。



往來深水埗與上水的紅色小巴總站在嘉頓公司青山道的總辦事處附近。這個辦事處已有數十年歷史,原先是「嘉頓」的麵包廠房


1926年張子芳與其表兄黃華岳創辦嘉頓。

開業時,店舖設於荔枝角道,1931年遷至鴨寮街,

1938年廠房再搬遷到深水埗青山道。







1960年,張子芳聘請專家研製

及開始生產以藍白格袋包裝,

加入雙倍維他命成份的「生命麵包」。

從此,「生命麵包」便成為嘉頓的招牌貨。


乘坐小巴,我喜歡坐在左邊單獨的座位,多數會選擇坐第二行那個單座位。這一晚我又坐在這個座位上,靠著窗外的風景。














夜深的時候,司機大佬都喜歡「亡命」飛車,那時候並沒有車速限制。為了走一程,多賺一點錢,司機大佬都會踩盡油門,盡快把乘客送到目的地。那時候的香港人都是那麼拼命工作。

這輛紅色小巴行走的路線主要是大埔公路。這時大埔公路夜深路靜,我很喜歡那種感覺。

因為這輛小巴通常去到赤泥坪或中文大學附近才有乘客下車,所以小司機大佬一開動引擎,便會風馳電掣。傾刻,我們便離開了繁華熱鬧的深水埗。車子拐個彎便駛上了大埔道。從車窗向外看,便會看到大埔道的地標 - 北九龍裁判署。


北九龍裁判法院於法院大樓於1960年建成,

屬西方新古典式多層建築,樓高7層。

外牆以灰色為主,飾以藍色塗漆。2005年關閉。

於2009年被計為三級歷史建築物,

活化後成為薩凡納藝術設計(香港)學院的校園。




小巴車廂隨著引擎顛簸起伏行駛,有如脫韁野馬而疾走。瞬間,北九裁判司署便消失黑暗當中。沿著大埔道朝著沙田方向,疾行多一段山路後,小巴便到達已荒廢了多時的華爾登酒店 。此時,窗外漆黑一片,路過的車頭燈光照耀下,會依稀看到酒店的輪廓。


1953年時的華爾登酒店,現已消失了。

該處現已發展為豪華住宅爾登豪庭。






我仍然靠著車窗向外望,在漆黑的小徑路上,忽然看到有一個上下跳動的黑色物體,我驚呼了一聲:「啊!」聲音驚動了附近的乘客。我後面座位的男士,立即回應道:「唔關我事,佢見到殭屍呀!」
 



他沒有說錯,在荒廢了的華爾登酒店旁邊的小路上,我看見了一位穿著清朝官服的人,頭戴似斗笠而小的緯帽,雙手伸直向前,一跳、一跳、朝著路口跳過來。一剎那,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官服胸前那一塊正方的「補子」卻在黑暗中異常搶眼。

驚魂甫定,我同時聽到身後那位男士幽幽地說:「應該是係拍戲。」我心裡也暗忖:「邊求有咁大隻殭屍隨街跳呀!」

小巴沒有因為我一聲驚叫而慢下來。司機大佬繼續像在賽道上進行競賽般駕駛,以高速向琵琶山段前進。

沿著彎彎曲曲、高高低低的大埔公路,小巴繼續狂奔,經過了「馬騮山」。(因為金山郊野公園經常有獼猴出沒而著名,故又名「馬騮山」。)

小巴一 直狂奔到赤泥坪,途中才開始有乘客上落車。

「祥華有落。」司機大最終很安全把我送抵家。

1989年6月4 號晚上,在電視螢幕上,出現了比看到殭屍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