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當眼睛不能再轉動時


昨夜收工後,匆匆趕到醫院去探望一位身患癌病的同事。今天早上回到公司不久,就收到同事息勞歸主的消息。最近,身邊不少親友都患上癌症,鼻咽癌、乳癌、前列腺癌、大腸癌、淋巴癌.....有些康復了,有些.....他們離開的時候都不過是五十歲左右。早兩天,又得悉有一位親友因為癌病復發,在醫院逗留,數算她在地上最後的日子。原來,生命是那麼脆弱!

一向自己的身體抵抗力不好,一感冒就發會起高燒。這一年,看醫生與做檢查的紀錄應該是歷史之多。

大約兩個多月前開始覺得右邊眉頭有點牽扯著痛。躺在床上,眼球底裡更覺痛楚。那時以為是高燒引起。忍受著,直至高燒退了,感冒都大致好了,但眉頭仍然隱隱作痛。每當晚上一躺上床睡覺,眼球底部就開始痛,側臥更痛,有時會因劇痛而醒來,唯有依靠吃必理痛,才能安眠。就這樣過了幾天,我開始覺得不對勁,於是再去找之前為我診治感冒的醫生。醫生檢查後,就說眼睛只是輕微發炎,滴眼水就沒事。我心裡知道不是這麽簡單,所以要求醫生給我轉介信去看眼科。不過,這個眼科醫生,看了等於沒有看,他很簡單給我說只是眼睛發炎,轉用他的專科眼藥水就可以。那時,我曾懷疑是否感冒菌上入了眼睛,但他堅決說我眼晴沒有事。可惜,他的眼藥水一點都不見效,痛楚愈來愈劇烈。來到這一刻,開始令人胡思亂想。

後來,我被轉介了去看神經外科。醫生問過我的病徵後,說我可能只是患了鼻竇炎,不過是她還是建議我先去做一次腦部磁力共振掃瞄。

私家掃描診斷中心給我的預約期是六月下旬,然後又要等一星期才可以有報告。這段日子,我就只能靠食止痛藥與神經放鬆藥。為了不想吃太多西藥,我只好轉看中醫,中醫給我診症兩三次,已斷定我不是鼻竇炎,應該是結膜炎。那時我的右眼開始紅,而且眼珠不能向左邊移動。中醫說我這個狀況比較嚴重,要吃抗生素才能快速醫治,所以建議我去看西醫。

在看磁力共振報告之前,我又去了政府的耳鼻喉科檢查,那是早前因耳鳴問題而預約的期。經過醫生詳細的檢查後,肯定了我不是患了鼻竇炎。很諷刺的,在這一刻,對我來說,耳鳴的問題已不是一個問題!

六月底,去神經外科醫生那裡看報告。根據報告,我當然沒有鼻竇炎。不過。卻意外發現了我腦血管旁邊有個小泡,幸好我血壓偏低,沒有大礙,只是以後不能做太劇烈的運動,也不能吃含有阿士匹靈的藥物。


之後,我轉了去看霍醫生,霍醫生的診所離我家比較遠,從我家去也比較麻煩,病人又多,所以一般小問題,我都不會去找他。霍醫生檢查後都說我是角膜炎,給了我抗生素的眼藥水與藥膏。過了兩天,眼睛的問題忽然轉壞,一覺醒來,眼睛腫脹,眼白的位置已變成啫喱狀態,甚為恐怖。再去找霍醫生,霍醫生說我晚上睡覺用手揉眼睛就會出現這個情況。不過,他還是轉介我去見一位姓許的眼科醫生做更詳細的檢查。

許醫生的病人很多,勉勉強強找一個輪候空檔都要等數天。這幾天,我就自己放大假,不敢外出。


得到許醫生認真又細心的檢查後,終於知道自己患上一種算是罕有的病-眼眶肌炎,俗稱假瘤。這個病可服用類固醇來醫治,但類固醇有很大的副作用,所以醫生還是要我先做一次磁力共振檢查,看清楚病況,這一次是照眼睛周邊。這個時候,我的右眼看見的影像已經開始模糊。在這段等候期,醫生先給我一些含有類固醇與抗生素的藥水。

上星期,磁力共振報告出了,確實我患的是眼眶肌炎,右眼近鼻翼與眼臉上面發炎腫脹如瘤。醫生決定用高劑量類固醇醫藥。吃了一個星期類固醇,眼睛痛楚逐漸減退,眼珠的轉動也開始正常,不過當眼睛望向左邊時候,依然看見兩個影像,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康復。

許醫生最後提醒我不要讓腦部有衝擊,因為只要血管泡一破裂,我就會昏迷。沒想到,生命原來真的可以很脆弱。

或許,有一天我不能再醒來,眼睛再不能轉動,但這一刻,我感恩能看到這美麗的世界,看到美麗的蝴蝶,看到最動人的一刻。只要活著,就該去感恩我們還擁有幾多,而不是去數算失去了什麼!

(寫於2016年7月29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