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說說黃龍

今年的十月尾去了四川旅遊,遊過九寨溝,也到過黃龍。黃龍毗鄰九寨溝,同樣以仙境一樣的景色而聞名遐邇,因此有人說看九寨溝與黃龍的風光猶如在看一幅風景卷軸畫。

黃龍溝背倚岷山主峰雪寶頂,下臨培江源流,是一條長7.5公里,寛1.5公里的緩波溪流。山峽四周被原始森林包圍,因這裡山勢如龍,故有「藏龍山」之稱。溝內滿佈黃色的岩石,遙望之下又彷似是一條黃龍蜿蜒在森林之處,「黃龍溝」之名因而得之。從雪山頂峰流下的雪水匯聚成溪,沿著石鐘乳山坡傾瀉而下,形成許多個瀑布懸流。流水散落積聚,形成三千多個大大小小的水池。池水碧綠清澈,深淺不一,在陽光照耀下,池水變得色彩斑斕,因此稱為「彩池」。彩池群以梯狀之態延綿千里,成為奇景。

儘管登黃龍或會引發高山反應,為了一睹「藏龍」與「彩池」的真面目,不少遊客都會冒名而來。有不少旅遊人士選擇從成都坐內陸機直達「九黃機場」,先闖黃龍,再遊九寨溝。不過,我所參加的旅行團則是由陸路從成都經都江堰、汶川、茂縣、松潘進入九寨溝,然後再探黃龍溝。途中走過不少山路,從車窗望出去,看到山坡上隱約有一條窄小的山路,原來那就是「茶馬古道」。曾幾何時,漢人與藏人就是用這些連綿不斷的古老驛道通商。

我們在進入九寨溝當晚,探訪了一個藏族家庭,吃了一頓藏族的晚宴,當中少不了酥油茶。據說,喝過酥油茶,可以減少高山反應。為了預防高山反應,出發黃龍當天,大家又買了氧氣水飲用。這氧氣水十分冰凍,我喝了一半,胃部反而感到有點不適。

我們的旅遊車在前往黃龍風景區途中,經過了雪寶頂,那裡的海拔是4千米左右。在領隊安排下,團友們都下車一會,拍幾張照片,先來一個體驗。我拍了幾張風景照後,又應團友要求,幫忙拍照。上車時,我忽然覺得有一點不實在的感覺。

到了黃龍風景區附近,吃過午飯後,大家便出正式發上黃龍。我們都是由龍尾 - 「培源橋」開始徒步而上,終點是龍首的「五彩池」 ,也是大家口中的「人間瑤池」。走進入風景區,步行不久便看到位於海拔3230米的「迎賓池」,眼下的池水果然十分清澈。我們倆人繼續慢慢跟隨棧道而上,經過「飛瀑流輝」、「㶑艷湖」、「蓮台飛瀑」,「金沙鋪地」,沿途所見景色但未覺驚喜,或者是來得不合時吧!

當我正在「金沙鋪地」附近取景之時,一位單身團友請我為他拍照,拍了數張張之後,我開始覺得好累.....

當我繼續再往山上走之際,發覺自己的腳竟然提不起來。每踏上一步樓梯,都感到十分吃力。那時,我還未意識到那已是高山反應的症狀,還以為是前一天在九寨溝走了一整天路太攰所引致。現在回想,那刻我實在輕視了高山症的反應。舉步維艱,我不容易才到「明鏡倒映池」與「盆景池」,但已經舉不起相機。另一邊,同行的姊姊因為氣喘,每行一小段路,都要停下來休息。

我與姊姊幾番商量下,最終決定放棄再繼續上山。不久,我們遇上同團的梁太。原來梁太已到過了「爭艷池」,覺得景色與沿路上看到的大同小異,所以便獨自回程,讓喜歡行山的丈夫瀟洒地走上山頂之處。

當梁太看到我臉色,吃了一驚。原來,當時我的臉已泛白,嘴唇已轉紫。梁太說我有高山症反應,勸我應盡快下山。回程中,我的腳步逐漸不穩,梁太一路蹺著我手臂下山。半路上,又遇到兩位女團友,其中一位臉色蒼白,於是我們一行五人結伴下山。

回到集合的地方,我軟綿綿躺在沙發上,毫無意識,頭痛愈來劇烈。上了旅遊車後,領隊給我葡萄糖水,司機又給我藥油,這數天與我同桌吃飯的老太太更為按摩太陽穴。老太太一對溫暖的手,雖然未能即時減退我頭痛的苦楚,但那份親切的關懷,令我暫時忘記痛苦。

車開動後,不久,我便開始嘔吐。幸好,當天午餐,我吃得少。嘔了一會,我迷迷糊糊,睡著了!醒來,已經大概兩個小時之後,車廂外已漆黑一片。我的頭痛已經沒了,精神也恢復了很多。

這一次旅程,雖然我去不到「人間瑤池」,嘗不到神仙遊戲人間的感覺,卻體會到凡麈俗世那一份關愛

回港後,我開始發覺有耳鳴的問題,但不清楚是否是高山反應的後遺症。現在已有兩個月,還是沒有好轉。

雪寶頂又寫為雪寶鼎,又名雪欄山。
雪寶頂藏話稱「夏爾冬日」,意為東方海螺山。
迎賓池
梯形的鈣化池,池水清徹生輝,像龍身上的鱗片。

來到這裡,漸覺風景蕭索。
飛瀑流輝


蓮台飛瀑

洗身洞


  
 金沙鋪地
天氣已轉寒冷,池水都結了冰。
池底有不少錢幣


酥油茶
羊肉湯
藏民為我獻唱民族歌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