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東闖西蕩關東遊 (上) (新宿、上野)

因為兩張優惠的機票與一晚免費的酒店住宿,去年12月初我選擇去了東京。90年代,曾去過東京一次。當年跟著導遊走,遊淺草的雷門觀音寺、逛銀座著名的百貨公司、訪新宿的夜市、行秋葉原的電器街.....浮光掠影,卻已足夠我見識東京的繁華熱鬧與進步。年青的日子,輕快的步伐,美好的回憶。

星期五的下午,從香港出發到東京,航機到達羽田機場的時候已經過了9點。從羽田機場坐單軌車到濱松町站再轉東京JR山手線到新宿,沿途的車廂都十分擁擠。我們要入住的酒店座落於歌舞伎町附近的「恐龍酒店」,由新宿車站行過去,本來只要數分鐘時間,但我們攪錯了方向,在街上走了一個大圈,花了差不多花半個小時才到達酒店。幸好,新宿是個不夜天。
酒店大堂外有一隻哥斯拉的巨型模型。

第二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新宿車站買「JR關東地區通票」。新宿車站,對於我們兩人真是一個迷宮,好不容易才找到「JR東日本旅行服務中心」。幸好,當天買票的人不多,手續也簡單,很快就買好票,更可預先兌換了後天去輕井澤的車票。

把車票收好,我們便開始第一天的遊覽。選擇來東京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過來賞楓,從小就戀上楓葉,但不是元朗大棠那種的楓香。出發前,我搜集了不少有關東京楓葉的情報,但一直猶豫不決,直至來到之後,就憑直覺去了上野恩賜公園追楓。

在新宿車站坐JR山手線去上野駅,過了馬路就是恩賜公園入口處。星期六的恩賜公園很熱鬧但不喧嘩。一群又一群的學生,相信是去參觀動物園,又或者是美術館/博物館。也有不少年青父母推著嬰兒車或拖著兩三個孩童進入公園。

經過「野球場」,場內有捧球員正在練習投球。我隔著鐵絲網看了一會,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就繼續我的尋覓丹楓之旅。

要成功虛化鐵絲網,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嘗試。


不久,走過的一條通道,路兩旁都種滿了銀杏樹。這時,銀杏樹都換上了金黃色的外衣。再往前走一會,終於看到紅葉翻飛的景象。那是一個小樹林,樹下有幾個遊人正在專心拍照。楓葉在陽光下,色彩變得更豐富。


《秋楓》
掃上金黃又染紅,青青綠綠滲其中。
西風舞弄如星墜,織出浪漫畫彩虹。



繼續在公園內蹓躂,在另一處看到楓葉的倩影。在不遠處,又有不知名的紅葉像染紅了的羽扇,逆光下一樣美艷得叫人留住腳步。


不知名的紅葉

在園內四處遊走,給一排鮮紅色的鳥居所吸引。穿過了鳥居往下行,轉了彎,來到「花園稻荷神社」。這裡特別靜,靜得有點詭異。神社門外有一磚狐狸雕像,原來狐狸是神社的使者。

在神社外圍悄悄的行了一圈,便走回大道。遠處傳來音樂聲,一群穿著和服的人在圍著跳舞。



往前再走了一會,來到公園的另一邊。藍天下,紅得像火的楓葉,金光閃爍的銀杏樹,都不及初綻的梅花,那樣叫人心動。


昨夜寒梅早著開,今朝遠客賞花來。

《詠梅》
冬風初剪兩三枝,又見寒梅吐蕊時。
半倚斜梢疏影淡,寥寥數片已成詩。

閒庭信步,最後走到去「不忍池」。這麼大的一個塘池,都給殘荷填得滿滿。我想,當荷花盛開的時候,一定很吸引。池邊有一個涼亭,我在附近坐下,跟野鴨與雀鳥一起享受初冬的陽光。一隻海鷗飛過,我抬起頭看,才發現身後的樹上掛滿橙色的柿子。海鷗後來停在一塊大石碑上,碑上寫著「鳥塚」二字。


走動了一個早上,腳有點累,肚也有點餓,也是去吃午飯的時候。回程中,看見了「清水觀音堂」前面的「月之松」,樹幹的形態長得十分有趣,一個圓圈像一輪明月。從下望上,又有點像個火柴人。

原來這月之松甚有來頭。

離開公園,也懶得四處找,就在車站樓上的餐廳用膳。吃過一頓稱心如意的午餐後,踱步到阿美橫町。買了一些手信後,又再出發,下一個站是晴空塔。


排隊進入「晴空塔」的遊客真的很多,管理的公司對外國遊客真「貼心」,只要你願意付出比本地人貴些的票價,就可排一條比較快的「人龍」。

上到「晴空塔」的第一層觀景台,人潮湧湧,感覺很擠迫。而拍攝最有利的位置,又被官方的攝影機佔據了。想拍照,就需要另外付費。「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棲樓。」如想去「晴空塔」第二層觀景台,又得付多一筆入場費。

又亂又嘈的環境,等待日落的心情都沒有了。從塔上乘電梯返回到地面,又要排隊。付出了的金錢,來行這麼一個小圈,我覺得有點不值得


少少曝光下,晴空塔多了一份科幻感,我是這樣想,不知大家同意否?

初冬的東京,很早日落。回到新宿,又見霓虹招牌閃亮起。住在五光十色下的歌舞伎町附近,晚上不愁沒有好東西吃,只會煩該選擇吃些什麼?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