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東闖西蕩關東遊(下) (甲府昇仙峽與輕井澤)


來到新宿的第二個清晨,天氣有點涼,我們決定去去昇仙峽,趕去看山上最後的紅葉。

拿著「JR關東地區通票」到新宿車站兌換前往甲府的來回車票,手續十分簡單。從新宿出發,大約要坐一個半小時車程才到達山梨縣的甲府。坐在舒適的JR列車上,欣賞沿途如畫的風光,時間很容易消磨。

天清氣朗,山上的景色,都看得很清楚。晨曦下,連綿起伏的山坡上,秋色依然。  列車朝向甲府奔馳,殘留的秋光卻往後褪。不知不覺中已過了一個小時,車窗外的景色忽然換上了雪白動人的富士山,一晃眼,富士山又不消失在眼前。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列車終於到了甲府。

甲府車站外,有巴士上昇仙峽,但沒料到班次是每一個鐘只走一班。如果,網上能找到巴士的時間表,就可以安排好一點。十一點左右,巴士終於來了。

當巴士到達山上的終點站,已經是中午時分。往前走了不久,已看到昇仙峽谷口的長潭橋,山上的天氣更見清涼,橋上的紅葉都已褪色。我走到橋下細看,幸好還找到秋天留下的最後一豔光。
《昇仙峽》
不說秋風吹斷腸,昇仙峽上色未央。
雲輕葉醉嫣紅臉,谷口長橋影一雙。

星期日的初冬,坐巴士上山的遊客不多,跟我們一起下車的乘客,轉眼已不知去向。我們兩人一心以為可以坐馬車遊覽溪谷,但在馬車候車處等了一段時間,都看不到馬車蹤影。最後,我們只好徒步沿著溪谷向上游而行。
流水潺潺,溪裡的石頭形狀古怪奇特,顏色也絢麗奪目。溪流湧湧,沖擊石塊,在慢快門下,賞心悅目。細步欣賞,是一種享受。
時光消失得太快,而我的步伐又太慢,當去到「松茸石」那裡的時候,身邊人提醒我要回程了。想到無法趕到去最著名的「仙娥瀑布」,心裡懊惱因為貪睡而遲了出發,還要在咖啡店嘆早餐。
返回巴士站等候搭2點45分的巴士下出。車站附近,有一棵楓樹,遠看一片火紅色,走近細看,卻發現還有不少青綠的葉子,又有些青楓正在逐漸變紅。綠與紅,此消彼長。細心看,此刻每一片楓葉都變得獨一無二。我把握最後的時間,匆匆拍下這奇妙的光景



在甲府車站,匆匆買了些「山梨限定」,回到香港很快被「消滅」了,後悔買得太少。

在山上大飽眼福之後,拍了幾張滿意的照片,收穫也算不錯。回到新宿,又輪到舌頭享受了。「歌舞伎町」一帶是個不夜天,食肆林立,選擇更多元化。如果你只在一間食店吃飽,就太辜負這裡的美食。
手機拍攝
來到日本第三天,我們要離開新宿出發去輕井澤。早餐,我們還是去光顧在新宿車站附近的Pronto Cafe。這間麵包咖啡店,環境清靜,食物有水準,價錢又便宜。在這裡吃一個簡單的牛角包,一杯咖啡就已經令我非常滿足。不喝咖啡的可擇南瓜湯,在寒冷的早上,為身體送上溫暖。
手機拍攝

收拾好行李後,離開「歌斯拉酒店」,從新宿先坐metro到東京車站,再轉新幹線往輕井澤。趁空,在東京車站旁的大丸百貨公司逛逛。

到了輕井澤車站,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坐的士直接去酒店。放下行李後,酒店知道我們要出外逛街與晚飯,特別安排車輛送我們出去。

起初,我們一起王子購物中心周圍逛逛。後來,我見附近景色不錯,便獨自走到外面拍照,直至日落。輕井澤的氣溫比新宿更低,當太陽消失後,我開始感受到零度的寒冷。輕井澤的晚上遊客很少,或許不是遊覽的旺季。我們在購物中心內的飯店吃過飯後,之後就乘坐酒店的專車回去。


晚上,回到酒店,浸過了溫泉,又在商店逛了一會,還吃了當地出產的雪糕。回到房間,坐坐按摩椅,又渡過了一天輕鬆寫意的假期。
手機拍攝
在輕井澤的第二天,我們在酒店吃過早餐便出發去找那著名的雲場池。從我們的酒店走,只是大約十分鐘便到達。
手機拍攝

這裡的十二月初已經很凍,紅葉都枯了,掉在地上,掃起一大堆。起初有點失望,四野無人就只有幾群野鴨在池裡游泳。我愈行愈入,雲場池這時的冷清,反而令我更悠然自得,看到無修飾的美。為了留住這樣清幽景色,我索性坐在地上拍照。凝神於鏡頭下,寵辱皆忘。

《冬遊雲場池》
雲池倒影見風情,四野無人野鴨鳴。
葉落皆因秋已盡,枯枝待掛雪花玲。

吃過午餐,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情離開輕井澤回到東京。當晚,下榻於羽田機場附近的日航酒店。第二天的清早,我們乘客酒店的專車到羽田機場,乘搭早機回港。

在穴守稻荷車站穿過這條街道,過了馬路就到羽田JAL酒店,
大約只是三分鐘路程。
(拍攝時是清晨,正準備離開日本。)

回想這幾天旅程,尚算順利,但也遇到不少狼狽的情況。幾度迷失在錯縱複雜的新宿車站內。遺下了行李箱在大丸百貨公司,雖及時發現找回,但仍有餘悸。在甲府等巴士時,忽然發覺沒有碎銀,匆忙走到附近的「吉野家」買一盒牛肉飯,來換取碎銀。從東京坐車去羽田日航酒店的時候,路線安排又出了點錯,無奈中更受了點氣。不過,這一切令這一次的旅程更難忘。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