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星期日

胡思亂想遊花展 (花展2016 )

一年一度的花展又正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上個星期六早上,我獨個兒帶著相機入場。


看見各方攝影英雄又劍拔弩張把鬱金香花海密密的包圍,猶如華山論劍。長鏡,腳架,櫈,我都沒有,只好在鬱金香花海的旁邊悄悄的經過。

醉蝴蝶

在公園隨意走動,憑著感覺去找些花兒拍照。邊走邊拍,不假思索,我見到拍到什麼就什麼。




不知道誰是第一個人以花來形容女性,詩、詞、小說當中,以花來比喻美人的描述也真的不少。

我看著不同種類的花卉也有著不同的感受與聯想,想的卻又未必只是美人。


看見這花瓣像杧果新地雪糕加了士多啤梨糖漿,就拍下來,後來才知它也是鬱金香呢!



紫香蘭



認識的女性朋友當中,有些名字都與花兒有關,什麼艷梅、春桃、玉蘭、金蓮.....

李香蘭的這個名子,對上一個世紀的人,應該不會陌生。四十年代的時候,她以一曲《夜來香》紅遍了中國。李香蘭原本是日本人,為中國人收養。因為有著這樣的身份,造就了李香蘭傳奇的人生。每當聽張學友用細膩的聲音演繹《李香蘭》,我合起雙眼,細味歌詞,便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傷感。


虞美人
虞美人這花名好熟悉,那不正是南唐李後主寫過的詞牌嗎?「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一個亡國的君主,卻成了一代詞人。
 
虞美人白色而單薄的花瓣,纖幼的莖長得歪曲了,有點像虞姬引頸自刎之態。




來到桃樹前,花是嫩嫩的粉紅,我想起桃花島來。桃花島就想起黃藥師的落英神劍掌,但掌風太淩厲了,有點剎風景,換個黃蓉來舞起落英劍法,就活潑嬌俏得多。
 


轉個身,看到另一邊樹上正綻放著清雅素白的花兒,淡淡的香氣,我想那應該是梨花吧! 這時剛巧灑起微微雨粉,正是:「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白居易在《長恨歌》裡所寫的正是楊貴妃哭泣的姿態。

櫻花
櫻花
櫻花總會叫人想起日本,日本的櫻花長的濃密繁盛,在漫天櫻花雨下,真是浪漫滿瀉。花展裡的櫻花卻顯得有點淒冷,但仍然受到影迷的熱情包圍。我找個空隙拍幾張,也沒理會拍得好不好。

在櫻、桃,梨的小樹林外有幾棵黃花風玲木,黃色的花朵鮮麗活潑。

在另一處,看到一叢鮮黃色的花朵,像仙子的美,沒有留意它的名字,就像倚天屠龍記中的那位黃衫仙子同樣神秘。


葡萄風信子

在花展中有不少熟悉的花卉,也有些很少見的。這紫色的葡萄風信子我第一次見,沒頭沒腦竟想到倚天屠龍記中紫衫龍王黛綺絲。

金庸筆下的黛綺絲是位波斯美女,絕代佳人。秋英又叫波斯菊,是去年花展的主題花。

粉紅尾巴搖兩搖,金魚化作花兒了。
說到主題花,又怎能不拍些今年花展的主題花 - 洋彩雀。洋彩雀又叫金魚草,細看花瓣形狀有點像魚尾巴。


見到這一片薰衣草,想起去年夏天在英國旅遊時,在公園裡也拍了不少照片。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很快又到復活節假期了。
在某個角落,遇上了一叢粉紅色的鬱金香。鬱金香天生是攝影師的寵兒,就像某些女生天生就受男生歡迎。


愈來愈多人湧來拍攝鬱金香,於是我離開,繼續漫無目的在園裡蕩。
 
然後又在某個角落,發現幾株正盛放的黃玫瑰。這邊遊人不多,我可以有空間去為黃玫瑰拍些好照片。未幾,我回頭一看發覺身後多了一群攝影人。

年輕時候看過《玫瑰的故事》,女主角的名字就叫黃玫瑰,但故事內容已經都記不起。

最近發覺自己的記性有點退步,從前很多事情,都忘記及。今天所寫的一點一滴,希望為自己留下多一點記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