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東歐四國跟團走:布拉格的清晨與黃昏 (捷克)


六月初的香港,已經很熱,又經常雷雨,難得好天,卻又異常翳焗。星期五的早上,我拉著行李箱,孭著相機,與女兒暫別香港,一同踏上旅途。

從香港到奧地利,大概坐了十二個小時的飛機。望出機艙窗外是一片藍天與白雲。


因為奧地利比香港慢六個小時,我們在到達維也納機場轉機的時候,還是當天的晚上。雖然,已是晚上的八點幾,停機坪內的陽光依然充沛。

停機坪上停泊著一架小型飛機,看樣子應該是縲旋槳飛機吧!飛機上只有八十個座位,而我們這一團遊客加上導遊就已經是三十八人了。



大約九十分鐘的航程,飛機都是在低飛狀態,起初我覺得很新鮮,望出窗外,可以清楚看到地上的田地、屋舍、河流、道路與樹林。


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胡思亂想,忽然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想到這類型的飛機是否曾用作空襲用途,想到從機上望下去,要轟炸的目標原來可以這樣清晰。這麽一想,我開始覺得很恐怖。

過了漫長的一天,我們終於到達了捷克。因為我們下榻的酒店是在布拉格的舊城區面,所以旅遊車輛不能駛進酒店範圍。我們只好拖著疲累的身體,拉著行李箱,走過一段不長但顛簸的石頭路進入酒店。

這就是我在布拉格第一晚的經歷。


第二天,因為肚子餓了,所以我很早便醒來。幸好,酒店餐廳的自助早餐六點鐘便開始供應。酒店的餐廳佈置簡潔優雅,食物擺設有心思。餐廳內很清靜,除了遇上我們的團友之外,其他食客都是歐洲人。他們的從容不迫與進餐的禮儀與我前一陣子在國內遊覽時,看到一面嘰哩呱啦,一面插隊,一面狂掃食物的行為真是天淵之別。

後來,有一對夫婦帶著孩童進來。孩童有點淘氣,他們就主動走到外面的露天座位進餐。晨光灑照,從窗框透進內。一個美好的早晨,一份美好的早餐,一個美好的開始。

吃過早餐,還未到集合時間,我就酒店周圍拍些照片。酒店附近環境清幽,偶然聽到教堂的鐘聲。天清氣朗,很舒服的氣溫。陽光灑下,落在大地上、牆壁上與花草上,看到的是一份溫暖。一束晨光,像一把鑰匙打開了幸福的大門。

這是我在布拉格第一個早上的感覺。



在布拉格逗留期間,我們在同一間酒店下榻。第三天,當我們從卡羅維利瓦溫泉區回到布拉格之後,就在市區吃了一頓波希米亞的晚餐。晚餐之後,天色尚早,一團人就分道揚驃,有一些團友跟隨導遊再去古城區遊覽,我們倆人就與大部分團友選擇乘坐旅遊車返回酒店。

回到酒店後,我們倆人去鄰近酒店的教堂走走酒店旁邊有一個入口,走進去便是教堂的座落處。我們到達之時,發覺教堂大門已關閉。教堂四周清幽寧靜,附近綠樹成蔭,鳥語花香,經過的路人不多。經過教堂,便會看到另一個出口。從這個出口往外走,才發現外面別有洞天。出口外面有另外一間酒店與餐廳,經過餐廳,再往前走幾步,看到的景色,讓我們傻了眼。

從這個門口入內,便是教堂所在
往教堂方向再走前便是通向觀景台的門口

坐在觀景台的石櫈上,看到山坡下是數千間「紅瓦黃牆」,錯落有緻,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黃昏時分,陽光逐漸往後褪。當陽光褪到最後,遠處的天邊就泛起一層餘暉。雖然相機可以把景色拍下來了,卻無法表達到現場的氣氛。傍晚的山風一陣陣的吹過,輕輕的,十分清爽,偶爾夾雜著草的微香與小鳥的叫聲,令人舒服。耳邊一直響起小提琴的演奏,樂韻悠揚。餐廳的樂隊演奏出一首又一首的經典金曲,Those were the days, Yesterday……動人的旋律在空氣中盪漾徘徊,我們倆人沉醉於這溫柔的黃昏裡,捨不得離開。再捨不得,也要離開,能把心愛放入記憶已經很足夠。

有一天,若是我真的要離開,你想念我的時候,就回憶我們倆人在這一起看過布拉格的黃昏好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