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韶關南雄篇-帽子峰上賞銀杏


雖然已經過了立冬,十一月中的南雄仍然未有寒意。車子繞著彎彎曲曲的山路走,載著我們四十幾人上帽子峰。進入了風景區,沿路上的風光美如圖畫。途中經過三幾個銀杏小樹林,在陽光掩映下,葉子閃出微微的金光。 

山路迂迴狹窄,幾次遇上要下山的旅遊車而無法前進。狹路相逢,進退維谷,要繼績前行,只有一個方法,先後退,才有機會向前走。堅持守在街道上的青年人,你們可明白這道理嗎?我們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那時已經過了三點鐘。

還以為這個時候就是欣賞銀杏的黃金季節,帽子峰林場內四處都種滿了銀杏樹,但此刻未見金光燦爛。樹上的葉子青青綠綠中夾雜著染了秋色的黃葉,葉邊幽幽滲出一絲絲的金光。長長的大道上,滿是遊人。樹長得很高,大樹腳下是一排簡樸的村屋,幾串葉子低低的垂在屋簷前,點綴了冬日的陽光。冬日的陽光是溫柔的,是恬靜的,照著樹上的葉,也照著落在地上的葉。走在大道上,我看別人看風景,我也成了別人風景。

轉入林中,時明時暗,樹上的銀杏葉隨風搖曳流轉,剎那間,我仿佛看見了一群群的蝴蝶在空中飛舞。林中有不少人在寫生,也有人在拍婚紗照。再走不遠,又見圍牆內的公孫樹枝葉繁茂,青綠與微黃,在午後的北風下互相交錯。我的神思迷失在變化萬千的小蒲扇裡,不知不覺忘了時間.....
銀杏大道
低垂的銀杏葉,多了一份溫柔。








沒有陽光下的銀杏葉,
彷彿是梁祝化成的蝴蝶,破墳而出.....

《銀杏蝶魂》
天陰暮掩銀杏林,
葉影飄飄化蝶魂,
似見樓台泣離別,
英台一哭裂山墳。


銀杏葉又似小蒲扇

一地黃葉
葉隨風轉,剎那間,化成一群蝴蝶。



臨走前,看見別人在取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