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星期日

秋盡冬來花更替

病了兩個星期,人有點離魂。立冬剛過,從車窗望出去,看到煙雨飛花,一時迷惘,還以為這是一場春雨。

自從搬到沙田之後,上班的日子,我總要徒步十數分鐘才能到達巴士站。沿路兩旁都種滿了大葉紫薇,我愛邊行邊賞花。早一陣子,大葉紫薇的綠葉零零星星的換了橙紅色,疏落有緻,竟然比那花朵更搶眼。然而,花還是華麗地綻放著。不過,轉眼間,她又悄然地把這舞台交給了洋紫荊。前後不到一個星期,洋紫荊的花朵已開得燦爛。曾經對於這紫紅色的洋紫荊不太喜歡,嫌她過份豔麗,有點俗氣。

病榻中,天氣已明顯轉涼。立冬午後,更下起密密麻麻的冷雨。在這初冬的風雨中,洋紫荊多了一份淒美,了一份冷豔。 一場風雨,洋紫荊的花瓣落得一地都是。落下的花瓣,雖然散亂,但豔麗依然,隱約中竟看到一份唯美的執著。

巴士每天穿過大老山隧道,再走經由東區隧道直奔北角。沿途都會看很多不知名的樹木。不知不覺間,秋風把樹上的花朵都吹開了。紫的、黃的、白的、紅的.....原來,香港的秋天不單只有紅葉與黃菊。

今天醒來,小病初愈,雨也停了,我便出外走走逛逛。街外風清氣朗,一草一木都顯得十分清新動人,之前那份淒風苦雨的感覺一掃而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