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

英法遊蹤 - 皇家植物園(Kew Garden)與喬治的王宮(Kew Garden)(倫敦篇)


離開了自然史博物館,便乘搭地鐵前往皇家植物園( Kew Garden)。由南肯辛頓前往植物園的邱園站 (Kew Garden  Station)花了一個多小時,這個是我們始料不及。

由地鐵車站步行至皇家植物園沿路上,看到的都是一些花園式獨立洋房,環境清幽寧靜。


當我們抵達植物園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四點鐘,只剩下兩個半小時的參觀時間。當拿起地圖一看,就知道這麼大的植物園,我們不可能在關園之前走完。最後,我們選擇了喬治三世住過的王宮、睡蓮玻璃屋、溫室與樹頂步行徑為目標。

我們首先去參觀英王喬治的居所。那是一棟紅牆白窗三個樓層的建築物。踏入屋內,看到的是18世紀時候遺留下來的擺設。從地下走到一樓、二樓,看到了喬治三世的王后與三位公主的臥室,但卻沒有喬治的寢殿。穿梭在光與暗之間,彷彿時光倒流了三百年。

17世紀的英國,來了一位法國商人,商人在泰晤士河邊為愛情築起了這棟別墅。一個世紀後,別墅成為了英國皇家的居所。英王喬治二世時期,王后租下這棟別墅作為三位公主的學府。到了喬治三世執政的時候,他把別墅買下並與王室成員開始入住。王后夏洛特住在這裡時,最喜歡走到植物園的另一邊野餐。從此,這棟別墅便成為了英國王室的居所。

後來,喬治三世的精神狀態出現了問題。為了避開公眾視線,喬治三世搬入這個幽靜的王宮療養。陪伴喬治入住的還有王后與三位獨身的公主。

1810年,喬治最疼愛的幼女,因病逝世。喬治為此感到十分難過,過度的悲傷痛導致君王的身體與精神健康逐漸變壞。不久,喬治已陷入永久失常的狀態。最後,喬治被安排到溫莎堡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直至1820年在孤獨中駕崩。而王后也在1818年無聲無息的死在自己的寢宮內。

紅牆白窗的別墅建於1631年,原本屬於一名法國商人。

輾轉間,私人別墅成為了皇家學院與住所。

美麗又親切的「女僕」。
1881年,夏洛特王后就在房間內的椅子上長眠。
走出屋外,陽光普照。在宮牆的外面,是2015年。在這一代的王室的是什麼呢?頭上的王冠又代表了什麼呢?

王宮旁邊有一棟紅磚小房子,那是從前的皇家廚房。廚房外面有一個小園圃,園圃裡種植了很多很多不同種類的植物,有很多種類是我從前都沒見過的。當中有不少可供食用的植物,包括一些香草植物。我們三人想過入廚房參觀,可惜找不到入口處。

皇家廚房附近栽種了很多植物。
在這裡想了「草」!
王室廚房有個私家園圃。

餐室(Orangery Restaurant)


看罷玻璃屋裡的睡蓮與溫室中的植物後,已經是5點鐘了。溫室外面是個玫瑰園,在那裡,遇上了一隻傲慢的孔雀。這時候,兒子的腳步突然急促起來,原來樹頂步行徑會在六點關閉,他要趕在5點30分前到達入口處。兒子的腳步快,我無法跟上,只好讓他自己上去看。當去到樹林附近,已不見了他的蹤影。原來轉彎之處便是入口,疲累的我,終於可坐下休息。兒子從樹頂步行徑回來時,心情愉快。

皇家植物園始於1759年,在2003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



溫室

玫瑰園的玫瑰,凋謝的比盛放的多,所以顏色比不上那隻徘徊在花叢中的孔雀豔麗與吸引。草地上,總會見到一群雁鵝在覓食,還有些自由自在的海鷗在低飛植物園裡的樹都很好看,樹林中,一對綠得發亮的翅膀在我面前如閃電經過。在松樹的叢林中,忽然跑出來一隻松鼠....

玫瑰園



地中海式花園

從樹頂步行徑慢步走回出口處,剛好用了半個小時。沿途的風景真不錯。途中跟孔雀再度相遇。孔雀搖曳著如長裙的尾巴在公園裡流連,舉止優雅,猶如王后一般。

博物館
中式塔

水神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