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英法遊蹤 - 泰晤士河畔 (倫敦篇)

這一天來到倫敦中心遊覽,看到新與舊的融合。屹立在泰晤士河畔的西敏寺、倫敦塔、國會大樓、「大笨鐘」、塔橋與巡洋艦來自不同的年代,卻又同樣經歷過歲月無情的洗禮陪著泰晤士河來到2015年與「千禧之輪」遙遙相對。

西敏寺曾在1245年至1517年重建,
由本來諾曼第風格改建為哥德式建築。
西敏寺的歷史由公元960年開始,原本是為本篤會教士而修建。1066年的聖誕日,威廉一世就在此聖殿內接受加冕,成為英格蘭的國王。從此,西敏寺成為了英王進行登基儀式的場所。

到了16世紀,亨利八世與羅馬教廷斷絕關係,也從這個時候開始,西敏寺便由英王所控制。從舊教發展到新教,西敏寺曾經兩次被關閉。重開的西敏寺,不再是由主教管理,而是而由國王任命的牧師團長。

西敏寺也是君王死後的安息之地。在過去的一千年中,能夠安葬在修道院內的都是君王與王后,但也有不少是英國歷史上的英雄與偉人,當中包括了達爾文、查里士狄更斯、牛頓、瓦特、邱吉爾與一班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捐軀的無名英雄。這裡也有不少英雄與偉人的紀念碑,更設有詩人之隅 (Poets' Corner),裡面葬有一些傑出詩人、劇作家與一些曾在英國文化上有貢獻的藝術家。在這裡,當然會看到莎翁的名字,不過那只是一塊記念碑而已。參觀這個「千年墓園」,猶如進入了時光隧道。
西敏寺的遊人實在太多,一直都只能跟著人潮而行。

聖堂內不准拍照
從西敏寺趕往泰晤士河碼頭途中,看到了「大笨鐘」。在嘈雜的人聲中,忽然傳來洪亮的報時鐘聲,原來剛好是十二時正。那十二下的鐘響,叫我們稍為停下了急速的腳步。
國會大樓的鐘樓可說是倫敦的象徵。
國會大樓就在大笨鐘另一邊,但因趕時間而忽略了。


來到了西敏碼頭,又見人頭湧湧。登上了觀光船之後,我們一邊咬著三文治一邊看風景。當天天氣十分好, 沿途泰晤士河兩岸的地標盡入眼簾。倫敦眼、莎士比亞劇場、倫敦塔、塔橋、「貝爾法斯特號」戰艦與一棟棟獨樹一幟的商業大廈,在藍天白雲下、陽光的掩影中,展示出醉人的風采。此刻,我看到的又豈只是新與舊的融合,泰晤士河畔的種種,可說是英格蘭的文化、經濟、政治與歷史的縮影。

西敏碼頭
轉個彎,到了「倫敦眼」的碼頭。

泰晤士河是英格蘭最長之河流,有「母親之河」之美譽。
在英格蘭的經濟發展上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
泰晤士河於倫敦中心這一段流域,河水十分混濁,
未知是否與17世紀時期的工業革命所引致的污染有關?

莎士比亞劇場(Shakespeare's Globe)
Hay's Galleria 是由舊船塢改建而成。
倫敦塔
建於19世紀末的塔橋,橫跨泰晤士河。
貝爾法斯特號(HMS Belfast)
最近落成的"Walkie Talki"

計劃中的行程還有倫敦塔、塔橋與戰艦,所以我們就在塔橋碼頭上岸,而觀光船繼續向著格林威治方向緩緩駛去。

從倫敦的河口計算,塔橋是泰晤士河上的第一座橋,因此有「倫敦正門」之稱。

倫敦塔是一座堡壘,也是一座宮殿,更是一座監獄。在過去的日子中,這裡發生了一段又一段人驚心動魄的事情。

1066年,諾曼人威廉成功征服了英格蘭,成為了英格蘭國王。為了顯示他的王朝勢力與鞏固權力,他便開始興建這座堡壘堡壘正中間的白塔,就是在那時候開始興建

隨著政權的替,一座又一座以塔之名的監獄陸續興建。 在爭奪無上的權利的過程中,囚禁、處決與秘密殺害都在倫敦塔中發生,令倫敦塔的往昔離不開血腥與殘酷。

從入口處,沿著指示遊覽,從一個塔到另一個塔,要不停在樓梯之間上上落落,其間看過兵器與珠寶的展覽,又看到一隻老虎被困於塔裡狹小的牢籠的投影。

在外面看,沒想到這座堡壘是如此大,好不容易才走完參觀的路線。走出塔外,竟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亨利八世將其第二任王后囚禁於白塔中,
後來以私通罪之名處決。
城牆上的守衛
御林軍
珠寶館最受遊客歡迎,大排長龍。
倫敦塔與塔橋是相連,走出倫敦塔便可去到塔橋。
因為買了三天的倫敦通行証,所以順道進入塔橋展覽室參觀。
上層的行人走廊底部中央是玻璃。
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於1938年下水,1963年退役,1971年成為博物館



泊在泰晤士河上的「貝爾法斯特號」戰艦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服役,在D-day諾曼地登陸一役中,有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戰爭已經過去,巡洋艦退役後,成為了博物館。船艙內生動的蠟人像凝結了時間......


在戰艦上走動,有點像進入了迷宮,經常走錯方向。

長官的睡房
郵政室
病房
廚房
麵包房
木工房
還有小賣部
 
參觀完「貝爾法斯特號」後,從戰艦走回地面的時候,偶然看到一隻酒杯放在路旁的石壆上,想起了曹操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 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惟有杜康。」不知當年在戰艦上的戰士也會感慨良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