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我們的市花 - 洋紫荊



吃了大半年類固醇,雖然眼疾的問題得到控制,但類固醇的副作用也不少,除了外型改變,連性情也隨著改變。為了擊退負面情緒,一有時間,我就帶著攝影機出外走動。凝神於鏡頭之下,因為我要拍一張屬於自己的照片。凝神於鏡頭之下,可以令我忘記所有煩惱與憂愁。凝神於鏡頭之下,我找回到快樂與滿足。

作為一個在職母親,空餘的時間其實不多,所以很多時候,我只能去我家附近的公園拍一會兒照片。公園裡種植了不同種類的花奔,花卉不同季節盛放,令公園的景色四季不同。

十二月初,偌大的茘枝角公園開滿了洋紫荊,非常壯觀。可惜,我一直都不喜歡洋紫荊,覺得這花卉俗不可耐,即使我在公園四處走動時,看到這紫紅色的花兒,我也會視若無睹。不過,有時候當我看到一些美麗的鳥兒穿梭在洋紫荊樹上,我又不期然的留意樹上的那紫紅色的花兒。

公園裡,也種了不少羊蹄甲,相似形狀的樹葉與花朵,容易令人混淆。這樣,我忽然想起了長在附近山上的宮粉羊蹄甲,每年的春天就會燦爛地圍著饒宗頤文化館而綻放,漫山遍野都是粉紅的花海,我卻覺得十分好看,遊人也喜歡在花前留下倩影。若遇著春雨綿綿,更添幾分浪漫。


我猜沒有太多人欣賞洋紫荊,縱使它是我們的市花。我開始思考為什相似的花卉,人們卻有這樣不同看法。如果只是為了洋紫荊的紫紅色,我就生了厭棄之心,這豈不是一種偏見?

我們人生多多少少總有些偏執的的想法,是擇善固執抑或是無謂的堅持,我也攪不清楚。如果堅持去攪得一清二楚,又是否另一種執著? 想來想去,人開始糊塗。

不過,我決定拿起攝影機,再走進公園,以攝影角度去看洋紫荊,盡力為這花兒拍些好看的照片。畢竟,在秋盡冬來之際,洋紫荊盡力以她的紫紅色令南方的冬天不會蕭瑟。

在鏡頭下,我看到了不同的留鳥與候鳥徘徊在洋紫荊的枝椏之上,牠們都似乎很喜歡紫荊花,看著、看著,我忽有所悟。

初春,在百花爭艷之前,長得妖豔的紫荊花依然綻放,率先迎接蜜蜂與鳳蝶的到訪。

或許,我們都看不起洋紫荊的庸俗,但她依然昂然綻放,坦然面對那與生俱來的特質。

 





洋紫荊》
紫色霓裳細意裁,
初冬日暖鳥飛來,
遙看滿樹花妖艷,
當作春華早著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