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暢遊俄羅斯美麗風景 ~ 聖彼得堡(下)


俄羅斯的旅程已經來到第六天,我驚訝時間溜走得這麽快!

儘管今天沒有陽光,清晨的天氣還算不錯。我們首先在聖以撒廣場參觀,看一看尼古拉一世騎馬銅像。

我不知道這一個尼古拉一世騎馬銅像背後有什麼意義,只是後來從網上資料知道這個沙皇從他的皇兄亞歷山大一世繼承為俄羅斯皇帝後,曾經為了鞏固自己的皇位與權力,向一群反對者進行了一場血腥的鎮壓。

或者,皇朝的歷史總會有這一章節。



在聖以撒廣場看到阿斯托里亞酒店酒店外形,就拍了這一張照片。
後來才知道此酒店是聖彼得堡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於1912年開業,為新古典主義風格建築。
很多名人包括列寧、英國查爾斯王子、麥當娜都曾下榻於此處。



遊人如蜻蜓點水在廣場附近自由活動,隨意拍些照片。然後,我們走進附近的聖埃薩大教堂參觀。這一座俄羅斯晚期古典主義建築的教堂,雄偉不凡,於1818年由沙皇亞歷山大一世下令興建,但足足用了四十年才建成。時至今日,聖埃薩大教堂還是聖彼得堡最大的教堂。教堂的圓拱形外部由鍍金所鋪蓋,教堂裡面的裝飾極之富麗堂皇,是世界四大教堂之一。


聖埃薩大教堂的興建原是獻給沙皇彼得大帝,但興建者覺得如果教堂的命名直接用彼得大帝之名有點不好,於是以彼得大帝主保聖人-聖埃薩為教堂的命名。



俄羅斯沙皇的帝國在19世紀到達了顛峰,為當時世界列強之一,自稱為第三羅馬。當1812年6月,拿破崙率領60萬大軍企圖征服俄羅斯,俄軍使用了焦土戰略, 配合了冬天的嚴寒氣候,令到法軍慘敗。最後,法軍只剩得三萬人能成功撒退返回祖國,當時的沙皇亞歷山大一世被視為歐洲的救世主。
 
離開了一百多年歷史的大教堂,我們便去尼華河畔遊覽,看看那老遠從埃及送來的獅身人面像與慶祝彼得大帝大敗瑞典海軍而建造的羅斯特拉灯塔柱 。在尼華河邊看看風景、吹吹海風,感覺好舒服。
對獅身的阿門霍特布三世的法老面像
於是公元前1455年-1419雕刻,
於1832年從埃及尼羅河運到聖彼得堡。

因羅斯特拉灯塔柱是為了慶祝俄羅斯海軍的勝利而建造,
所以一般人稱之為勝利柱。



當我們乘坐遊船暢遊尼華河之際,又遇上細雨翻飛。雨愈下愈密,我唯有躲入船艙裡面,透過船窗欣賞沿岸兩旁的建築物,途中經過柴可夫斯基曾就讀過的法律學校。

柴可夫斯基在法律學校畢業後,依照父親的意願在法院工作,22歲那一年,他決定辭職轉修讀音樂。終於,俄羅斯就出了一個位浪漫音樂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所作的芭蕾舞劇樂曲 - 天鵝湖,可以說是無人不

船窗前,偶然有幾隻海鷗飛過,牠們無懼風雨,有時降落在河面上,隨著波濤起伏,神態自若。

大約一個小時的河上旅程,都在風雨中渡過。
柴可夫斯基曾就讀過的法律學校
 
 
 
 
 

吃過午飯,灰色的天空已變為澄藍,白雲如棉花。在美麗的晴空下,我們到達了彼得保羅城堡。這一座由彼帝大帝設計興建的城堡,為俄羅斯帝國掀開了輝煌的世代。

城堡的建造是用作保衛波羅的海出海口,以免受到瑞典軍隊的攻擊,是一個軍事要塞。除了著名的彼得保羅大教堂之外,城堡內還設有造幣廠、工兵館、監獄.....

陽光下,彼得保羅大教堂長長的金色尖頂特色別耀眼。尖頂上手持十架的天使,直衝上藍天。

從彼得大帝到尼古拉二世,幾乎所有的俄羅斯沙皇與皇后的遺骸都安葬於彼得保羅大教堂之內。換言之,這一所教堂可以說是沙皇的陵墓。走進教堂內,我看到以粉綠為主色的牆壁,牆上都是一幅幅聖人畫像,周圍又綴以金光燦爛的裝飾,圓拱形的屋頂吊著華麗的水晶燈,如果不是見到一副副的棺槨,我還以是置身在宮殿之中。

在彼得保羅大教堂外面,遇到一隊俄羅斯本地攝製隊 ,他們更邀請了我們的導遊協助拍攝。因為聖彼得堡的小偷很猖獗,遊客是他們的目標,所以攝製隊決定拍攝宣傳特輯,希望藉此引起有關的單位關注,同時提醒遊客要小心扒手。

 
亞歷山大二世的棺槨是用玫瑰石所做成,與其他沙皇的特別不同
其他沙皇的棺槨
來到滴血教堂前面,我還以為看到的是迪士尼樂園的童話城堡,也很難想像這所教堂的興建竟是與一場暴力的襲擊有關。

阿歷山大二世作為尼古拉一世的繼承者,成為了俄羅斯皇帝,但也要承擔因解放農奴而引發的各種問題。改革帶來的混亂,也破壞了以前的和諧安定感,反抗鬥爭逐漸變得激烈。激進組織更判決亞歷山大二世死刑,從1866年到1880年,亞歷山大二世至少遭到五次精心策劃的刺殺。

1881年3月1日,當阿歷山大二世乘馬車時經過格里博耶多夫運河堤時,遇到炸彈襲擊,本來僥倖無事的沙皇,堅持下馬車去慰問受傷的衞兵。最後,沙皇被飛彈炸傷,倒在血泊中,最後不治身亡。繼位的亞歷大三世就在受襲的位置修建教堂以紀念其父,將亞歷大二世遇刺之處,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教堂內也展示了亞歷山大二世受襲浴血時所穿著的衣服。 

滴血教堂又名基督復活大教堂,教堂頂的洋蔥頭色彩繽紛,外牆精雕細琢,走進教堂內,又見金光閃閃的牆上嵌滿了以舊約聖經故事為體裁的俄羅鑲嵌畫。藉著一幅又一幅的壁畫,不懂字的俄羅斯人民也可以認識到聖經故事了。


 

亞歷山大二世遇刺的地方


晚上,在尼古拉宮看過一場俄羅斯傳統歌舞表演之後,我們徐徐步入宮殿的飯廳裡。在閃爍的水晶燈下,柔和的燭影旁邊、聽著動人的鋼琴演奏,與我最親愛的共享一頓俄羅斯大餐。

美麗的俄羅斯,我又無憂無慮的過了一天。



 


第七天了,我們一團人來到彼得夏宮,來迎接我們的竟然是一場滂沱大雨。清晨,一團又一團的遊客到達與等候進入這一座建於1714年的皇宮參觀。

風雨中看到的彼得夏宮,宮殿內外都是金碧輝煌與紙醉金迷的奢華。相信來過夏宮的人,都不會忘記那大大小小的噴泉與噴泉附近那些金光熠熠的雕像。

雨稍停,我們往公園方向走,外面看到又是另一番風光。我們從皇宮拾級而落, 然後沿著公園的小路一直走,走到盡頭,盡頭的另一處便是波羅的海。

在波羅的海海傍,我們拍些照片,又從另一條小路返回皇宮的大門口跟導遊會合。沒料到,這一條小路旁邊又有看不完風景……

 
 
 


風雨飄搖的下午,大家都撐著雨傘走到彼得冬宮門前,我索性把相機都收起來。遊覽隱士盧博物館,我完全明白什麼是「目不暇給」。跟著導遊走,在隱士盧博物館裡,一邊看著名的藝術品,一邊聽尼古拉精彩的介紹, 梵谷、高更、莫內、畢卡索、達文西、拉斐爾....如果沒有了尼古拉的講解,我一定看不懂那一幅又一幅幾個世紀前的名畫,也不會知道原來油畫背後有那麼多的故事。
離開彼得夏宮的時候,依然是橫風斜雨,我只能在門前勉強拍張照片留念。

快樂的旅程,沒有因風雨而停下來。晚飯期間,領隊與導遊送上三個生日蛋糕,為團中三位八月壽星慶賀生辰。

這一個晚上,我們又去了看芭蕾舞,演出正是柴可夫斯基所作的天鵝湖。


到了最後的一天,我們從喀山大教堂走到滴血教堂,又逛過了尼華大街,在附近的超級市場買兩枝伏特加。最後,在藍天白雲之下,跟聖彼得堡告別,也跟俄羅斯告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