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從京都出發點(三) - 滋賀篇



琵琶湖是日本最大的湖泊,位於滋賀縣,鄰近京都。圍繞著琵琶湖有很多名勝古蹟值得遊覽。如果從京東出發乘坐JR琵琶湖線,車程最近的只是十數分鐘,比較遠的就需要一個小時或以上。

這一天,我們選擇先去彥根城觀光。彥根城是日本的名城,又是國寶。由當時的德川家家臣井伊直政領功後,開始計劃建造,但井伊直政於1602年因病逝世。

井伊直政是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更是德川家四大天王之一,近江彥根的藩主,其死後由長子繼承父業,彥根城才正式開始興建,於1622年建成。

彥根城又稱金龜城,是日本古蹟中僅存的四座木造城堡之一,又能完整地保留了江戶時代以前的築城方式。

從京都坐車到彥根站大概花了五十分鐘,由車站步行到古城十數分鐘左右。可能不是櫻花季節,遊客不多,感覺特別輕鬆寫意。
不過,由山下到山上的天守閣就要費點氣力,長長的斜路,正好考驗遊客的體力與誠意。

城下,有一個箱裝了很多「大碌竹」。途中,看見有兩個位長者每人各撐著「一碌竹」上山。這時候,令我想起:「有乜依郁,揸住碌竹。」到達山上,遊客只要將竹放入收集箱內便可,環保又方便。
馬廐附近幾株紅梅滲著白梅開放。
 

穿著厚厚的衣服,孭著背囊上山,我有點喘氣,幸好還未需要用到「大碌竹」。

我們到達了山上,看到了藍天白雲。晴空之下的天守閣,就像一位忠貞的日本大將軍,無悔無怨的守護著彥根城,守護著這一片土地。旁邊的櫻花樹還是光禿禿的,只有前面的一株梅樹掛著如白雪之花。

再過兩步,有一個彥根城吉祥紙牌公仔「站」著,等待與遊人一起拍照。攝進鏡頭內,像入錯了時空的卡通人物。


要進入天守閣參觀,首先要脫掉鞋子。 幸好當天參觀的人數不多,我可以慢慢坐下來把靴子脫掉。天守閣內沒有什麼陳列品,只能看到當年城堡的間格。天守閣頂樓的樓梯很窄很企,上落一點都不輕鬆,對我來說更有點吃力,我想當年在這走動上落的人是否都是忍者。

天守閣上層可以看到整個彥根城,但窗上的玻璃鋪滿了塵埃,拍出來的照片自然就是灰灰濛。

走出天守閣,在山上周圍逛逛,欣賞山下琵琶湖的風景。眺望遠處,琵琶湖的邊際,泛起白浪,寧靜中閃閃生光。

下山去,行至太鼓門櫓附近的時候,天空忽然灑落一陣雨。後來,雨又變了雪,更刮起一陣風,我們唯有躲在門下避避風雪。

關西的三月天,變化無常,陰晴不定。早上離開酒店之時,天色還是灰灰暗暗,到了彥根城,天空未算清朗。想不到,到達了天守閣城那時,天空是如此的蔚藍,還灑下一束陽光。 不過,在你滿懷歡喜之時,風雨又驟然而至,令你手足無措。想一想,人生的經歷也不過是如此,只要你經歷多了,面對突如其來的改變,也可以從容面對,處之坦然。

 
風雪最終都停下來,我們轉到山腰的梅林賞花。梅林有數十株梅樹,但只有兩三株白梅才逐漸開放,薄薄的白色花瓣上仍留著幾點水珠。如果說,昨天在嵐山小巷見到的梅花像初戀中的少女,這邊梅花的就像偷下凡間的小仙女。
在護城河旁邊,我邊走邊拍,河中的一對天鵝好不合作,總是躲避著我的鏡頭。

我想:如果到了櫻花季節,彥根城山下的風光或會比山上可能還要吸引,護城河畔的小鳥,河的野鴨與天鵝……


離開了彥根城,我們再乘著JR列車朝著下一個目的地前進。後來,天空又飄起白雪。

我們踏出近江高島車站外,冷冷清清,想找其他遊客共同租計程車去白鬚神社似乎沒有可能。下著微微的雪雨,步行前往實在有點難。因為一份執念,我們決定自己租計程車去有白鬚神社走一轉。

雪漸停,天色依然灰暗,微雨中到達了琵琶湖畔的白鬚神社。橫過公路,走下樓梯,才真正欣賞到水中鳥居的景色。

看著聳立在琵琶湖中的鳥居,感覺有一點夢幻,也有一點淒迷。鳥居背後遠處的沖島,若隱若現,令我想起李白的詩句:「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越人語天姥,雲霓明滅或可睹……」

 
我們只逗留一會,就乘坐之前的計程車返回車站,然後再乘坐JR列車返回到京都。

回到京都,時間尚早,天氣又不是太差,而且是買了一日車票,我們便決定繼續坐JR列車去湖的另一邊遊覽。

從京都去大津只是大約十零分鐘車程,我一心希望能趕到琵琶湖的堤岸看日落。

步出大津站,看見遠處的天空,雲彩正在逐漸褪走,我恨我還是差了半步。我們一直往湖邊走,夕陽餘暉就似是跟我們揮手說再見。

來到湖邊,走上長橋,看著琵琶湖,好像什麼都沒有,就像我的人生。風很大,我在湖邊聚精會神拍了幾張照片,回過頭來,發覺我已經被漆黑吞噬。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