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星期六

湖水有情,日落有意。


 寫完宜蘭的湖泊後,本來想暫停寫網誌一會,但有些記憶突然跳上心頭。於是時光便倒流三十年,想起了自己初次遊湖的那一天。頤和園 - 那個昔日帝王的花園,經過多少次戰亂,最終也成為了尋常百姓可到的地方。那天,你我偶遇在這個「冒牌」的「西湖」上,湖上泛舟,是你為我撥動船槳。湖水杳杳,輕舟飄飄,時間在湖面上無聲滑過。今天石橋與石舫仍在,那白塔依然看著昆明湖,但你我已經天各一方,彼此再沒有遇上。

 

頤和園的石舫

可能已過了開花期,見到的荷花不多。

十七孔橋

 

  那個年代,年青人都愛撑艇仔。




說到西湖,大家都想到蘇軾筆下的「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卻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我想遊西湖一定是詩情畫意,若是泛舟湖上,必可感受到歐陽修所說的「輕舟短棹西湖好,綠水逶迤。芳草長堤。隱隱笙歌處處隨。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微動漣漪。驚起沙禽掠岸飛。」

可惜,大約六、七年前遊西湖的經驗真是不堪。人山人海的碼頭,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爭先恐後地湧上船。船底的摩托聲轟隆轟隆,船上的旅行團巴拉巴拉,將西湖應有寧靜狠狠地敲破。西湖像是一個淪落風塵的女子,而我竟然是其中的一個「嫖客」。離開船上了岸,在湖濱竟遇上「星巴克」!

然而,遙望西湖,發覺西湖原是美的。日落西湖的景色仍然令人怦然心動,這一刻我想起了「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夕陽餘暉像孔雀開屏。


  

西湖楊柳岸

雷峰塔 


處處可見亭台樓閣

   
 

 西湖附近有個孔雀園,剛巧看到白色孔雀正在開屏。 




又過了幾年,我去了台中,遊覽日月潭是其中一個行程。當天早上,下著濛濛細雨,我從文武廟眺望,看到一個美麗的湖泊,美則美,卻不是那份感覺,來這裡的人都是入廟參拜的啊!

後來,去了遊湖,坐的是遊艇,途中上了一個小島上觀光。上島的人數和時間都有限制,這一次遊湖感覺輕鬆愉快。

西湖的白蛇傳說,大家都耳熟能詳。日月潭傳說大家又聽過沒有?在很久很久的以前,邵族的一隊獵人為追逐一隻大白鹿,翻山越嶺,進入深山。他們追了好幾天,正當大家精疲力盡時,看到眼前竟然展現出一片湖光水色,而那頭白鹿走投無路,衝入了湖泊之中,大白鹿後來化身為白衣仙女。邵族人發現湖中有取之不盡的魚類,從此就在這裡住下來了。

  

濛濛細雨細雨下,日月潭多了一份朦朧美。



中間的小島就是拉魯島。





 

 何其巧合,日月潭附近也有孔雀園。 

 

 


這一次,彩色的也為我開屏。

 

不知何故這白色被困在籠,真可憐!




台中看到的日落。






 

 同場加映斜陽下的淡水 。 ^ o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