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星期六

昂平

剛剛過去的星期日,因為有些事要去大嶼山,又見當天風清氣爽,便順道到昂平走一會。想不到在那裡我發現了「昂平湖光」。




自從東涌發展成新市鎮後,要去大嶼山真方便,只要入閘「嘟」一「嘟」,出閘又「嘟」一「嘟」,便到達東涌地鐵站,真是輕鬆又快捷。步出地鐵站外,很容易便找到巴士站。

  
我坐在舒適的巴士裡,欣賞沿途風景。車繞著山而行,經過長沙、塘福。望出窗外,我看到我的青葱歲月,看到我和朋友一起走過的地方。在那裡有過我們追逐的影子,有過我們歡樂的歌聲,有過我們無憂的笑臉。那些日子,我們有很多說話,也有很多心事。車快速開動,窗外的景色都往後退。

我乘搭的23號巴士,不消半個鐘便到達昂平,也是寶蓮寺的所在地。假日的昂平十分熱鬧,遊人如鰂,大多數都是來看大佛和心經簡林。我原本也想往心經簡林走一會,但那裡遊客太多,「大聲公」的聲浪也太吵耳,於是我走了去茶園那邊。人走入了茶園,立即找回了清靜。茶園裡有十數隻蝴蝶在飛舞,可惜已經是深秋,看到的花不多。沿著「奇趣徑」而行,兩旁樹木的姿態都長得很奇特,縱橫交錯,在光影之間,構造出一幅又一幅意境深遠的圖畫。徘徊在婆娑樹影之際,我還看到「鳳凰縹緲」的景象。

走出「奇趣徑」,我便朝向鳳凰山那邊走。站在鳳凰山腳眺望被群山環抱的石壁水塘,我有新的發現,原來這裡也有一個「湖」。天色灰暗,看到的景物有點朦朧,站在這裡的我彷彿在做夢。我常在夢中看到的湖如幻如真,在這裡看到的湖卻又似夢迷離。

都十一月了,還掛起一號戒備信號,一陣陣的強風,把我一頭短髮都吹得好亂。忽然耳後傳來潺潺的流水聲,我四處張望,附近明明是沒有溪澗,怎會有流水聲音? 風再起時,潺潺流水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我望著滿山隨風擺動的樹,才明白「潺潺流水聲音」是那樹枝與樹葉拂動的聲音。大自然何等奇妙!
  
站在鳳凰山腳,望過去的心經簡林,有點肅殺蒼涼,與附近碧綠蒼翠的一大片樹林,顯得有點格格不入。我回頭望著鳳凰山,好想一個人瀟瀟灑灑的上去走走,可惜我還有別的事要做,唯有轉身離去。下一次,我定找個好天氣的日子再來看山,再來看「湖」。
  
  
 

 樹成了屋主了。 


 最不起眼的臭花草 




 


 相信這裡從前是一塊田



樹上都長滿了木瓜。


一間又一間荒廢了的房屋。




 
一條長長的樹幹橫跨小徑,彷彿是一隻長頸龍要從樹林走出來。
大紅花的花芯像小燈泡掛在其他的樹枝上。

 
樹幹長得像得鬼爪一樣但樹葉卻那麼翠綠。



樹葉和氣根都僅有的陽光遮蔽了。
從茶園看過去的鳳凰山。


茶園空氣潮濕,如果是有霧的日子,相信在這裡看「鳳凰縹緲」,一定很美

 

光禿了的樹幹,顯得有點蒼涼。


走出了小徑,來到昂平高原,豁然開朗。



鳳凰觀日






石壁水塘也有湖光。




心經簡林





   有毒的顛茄



金針花

 紫色的小花

  風波下的纜車。


 再會
發佈留言